切换到宽版
  • 2492阅读
  • 0回复

凤凰泣殇,莫失莫忘hje0d0is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kkmry
 


(一)  凤凰凤凰,啼血泣殇,归去来兮,莫失莫忘。  漪凰可怎么办,她这一睡就是一千年,她要是就这么睡过去了,我也不活了呜咽的声音由小到大,听来是一只万岁以上的凤,只是有些耳熟。  母后,漪凰当初跳下了诛凤台,损了千年的修为。要不是您和父皇,折了自己的修为救她,漪凰哪能支撑到今天?如今,还要把您弄得悲痛欲绝另一只凤不满道。  罢了,今天的局面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这些年,我和你母后心心念念的只是,漪凰能够早点醒来。另一个声音威严的说道。  我被这几个声音吵醒,半梦半醒间,听到一个熟悉,却让我心疼的声音:漪凰,莫失莫忘,漪凰,莫失莫忘,莫失莫忘我心下重复着,莫失莫忘,莫失莫忘,不知不觉中,嘴上却念了出来。二公主嘴在动,凤皇,凤后,二公主嘴动了。什么?莫失莫忘,她都快赔上命了,还念着什么莫失莫忘?这声音虽然怒到了极度,听得出来也是充满疼惜。我被这个听上去极度兴奋的和极度疼惜的声音彻底吵醒。我睁开眼帘,看见了极其担忧的三凤一雀。父皇,母后,大姐。我不自觉地说了出来,他们是谁?我又是谁?  我一时迷茫到不自知,漪凰,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奇怪的看着父皇,母后阿?那个高兴却有点黯淡的声音不解道。我知道面前的几人对我的紧张也绝不是装出来的,便也不忍伤害他们,于是轻轻的说:没什么,只是略有些头痛,想休息一下。漪凰,那你先歇着,我和你母后,大姐过会再来看你。那自称我父皇的人和蔼的笑着,仿佛一瞬间老了很多,悠悠的说着。一行人便离开了。  二公主,您终于醒了。您可不知道,这些年,为了救您。凤皇,凤后,还有大公主,折了多少年的修为。如今,您醒了,大家也都安心了。这个声音兴奋的说着,  我睡了很久吗?您这一睡,足足睡过了一千年。我睡的时间久了,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奴婢小翎。也难怪,您当年念着莫失莫忘就不顾一切的跳了诛凤台,那可是一般的飞禽跳下去,形神俱灭的地方小翎自己絮絮叨叨的念着,听见莫失莫忘,我来了精神。什么莫失莫忘?额,没什么,是您听错了,对!您听错了。小翎支支吾吾的说。不对,你刚刚明明说了。没有,奴婢没说我暗想,肯定另有内情,我也不必为难一个丫鬟。你下去吧,可能是我睡太久,幻听了。是屋子又恢复了安静,我沉思。为什么想到,莫失莫忘这几个字,心会揪成一团的痛呢?想着想着,也便睡着了。  (二)  这些天,我从小翎那里得知,我叫白漪凰。是白凤族的二公主,我的父皇是白凤皇,母后是白凤后,大姐虞凰是白凤大公主。父皇,母后只有我们二女,而我从小体弱,大家也就关心的多了些。我醒来已经半月有余,至于我一睡千年的原因,我只知道与诛凤台有关。每次大家谈到这个话题,都是欲言又止。我也不多问,但我知道,诛凤台肯定与那句`莫失莫忘`有着极大的关联。  我日日在紫竹轩静养,闲来无事,便描丹青。描了幅小翎的,便来了兴致,想要一幅自描像。便让小翎给我施了薄[url=http://disease.39.net/yldt/bjzkbdfy海南白癜风医院y/]北京去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比较好[/url]粉,说实话,我只知道这张脸温婉,清秀氮芥酒精价格是不是很高。  还没具体打量过自己的模样呢,望向铜镜。镜中人风髻露鬓,面似芙蓉,肌肤如雪,樱桃小嘴不点而赤,眉目间更有风情,好一个清丽佳人。提笔,画下了镜中佳人。  这些天,每每做梦,都会惊醒。一月来,每天都会作同一个梦,梦的开始,是我和一个我唤小风哥的俊朗男子男耕女织女织的安逸生活。然后,画面就跳转到了悬崖,清风崖。我和那个`小风哥`被逼崖旁,嘴里念着莫失莫忘,还有一句,却只见嘴形,没了声音。这最后一句,究竟是什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知道,是我主观逃避不愿再往下看,还是,这个片段没有结局。画面再转,就到了诛凤台旁,漪凰,不要跳,你会没命的。漪凰,他已经死了,凡人不比我们,他怕是早早已经六道轮回了我看到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念着:小风哥,莫失莫忘。毅然跳下了诛凤台。然后,便是蚀骨的痛,直叫我魂飞魄散。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小风哥,究竟是谁?我又为什么会为了他跳诛凤台呢?那个清风崖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终日不解。  我很想问我的父皇,母后。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清风崖在哪里?小风哥又是谁?但是我却笃定他们不会告诉我,我便也不问了。  一日,闲的无聊,打算好好逛一下这白凤宫。看过了,各处院落,庙宇。却见一处,不似别处仙气腾腾,而是瑞气不抵凡间的污浊之气。越走近,越熟悉,头也越痛,眼前慢慢浮现出那个我唤他小风哥的脸。想走近了瞧,侍卫却阻拦道:二公主,您不能靠近此处,请您别为难小的。这是哪里?我问。回二公主的话,这里是诛凤台。小翎道。我心想,握究竟与这诛凤台有着多深的渊源,为什么一提到这三个字,我就会莫名地心悸。还有,就是小风哥的莫失莫忘是什么意思?小风哥最后要说的究竟是什么?  (三)  听说,青凤族要和咱们族和亲呢。是吗?青凤族的哪为公子啊?就是那位,一千年前,为了晋升上神,去凡间领天劫的萧然太子。什么,就是那位自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甘愿下凡,受六道轮回之苦这个最难过的天劫的那位太子?是啊,就是位位一千年前,劫数圆满,返天庭位列上神的萧然太子。那你说,他自从劫数圆满,回来天庭后。整个人都痴傻了,整天念叨着一句,凤凰泣殇归去兮,他会和咱们哪位公主和亲阿?嘘,小声点,别让别人听见,这都是我在清风殿的姐姐给的小道消息。说不准,要看咱们白凤皇的意思了都干什么呢,偷懒呢?小翎说道。不敢了,小翎姑娘。她们,便四下散去了。我却想,希望不要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风哥总是让我隐隐的心疼,让我放不下。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我的良人,但是他,绝对对我来说很重要。  夕阳的余晖洒在了窗棂,母后踏着一地金黄进了屋来。漪凰啊,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母后,隐忍其言的说道。母后,我最近无聊的紧,就在宫里转转,走到了诛凤台,还被侍卫拦下了。我撒娇的试探道。母后果然神色大变,:那你没有靠近吧。当然没有,我哪有机会阿。我委屈道。那就好母后讪讪的说。母后,我呆着实在无聊,听说人间的清风崖倒是依山傍水,是个值得消遣的地方不行,不待我说完,母后急急地下了断言。狐疑的看着我,莫不是想起什么了?狐疑的问道。漪凰,只是听闻那是人间的美景,便有乐赏玩的念头。  难不成,母后,怕我想起些什么?我反问到。不是,当然不是,母后执手看你大病初愈,怕你再难过罢了。母后,慌张的说,不消会,便慌慌张张的走了。  二公主,莫不是您想起秦小风了?小翎道。秦小风?是谁啊?我迷茫的问。怕是奴婢多嘴了便下去了。  小翎刚下去,又进来一人,我一看是母后宫里的。二公主,方才白凤后忘了知会您了。便派奴婢告之:三天后,您与青凤太子大婚!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瞬时劈醒了我。大婚?再一抬头,小丫鬟也已经跪安了,留下我一个人出神。  (四)  三天,我必须在三天之内,找出我与小风哥,清风崖,诛凤台的过往。我知道,抗婚没用,这是天君赐婚,否则,累及的便会是全家。但是,我必须要在出嫁之前弄清楚。不然,就算我嫁了青凤太子,怕也要负了他。  我匆匆换好衣服,走到宫门口,看见父皇,母后早在等我。漪凰,你母后说,你怕是已经想起一些前尘往事了。既是这样,你也不必再往凡间跑一趟了,我便将事情原委讲与你,你也好定了心。父皇,语重的道。  其实,一千年前,你因你母后责罚你,你不受教,我便罚了你去人间遭人间一天的罪。可是,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一年里,你和秦小风那个凡人相识了,本是美好的日子,却在清风崖停止了。也不知道那个秦小风得罪了哪路神仙,竟然用神仙过天劫的天雷劈向你们。着着像是都要致人与死地,秦小风为了不拖累你,要跳崖。可是,你为了护他竟要用法术,当时我正好赶到,就禁锢了你的法术,因为你用了多少法术在凡间,将来你受天劫的时候,就会反噬在你身上多少。  后来,那个凡人到底还是坠了崖,临死还和你说着,什么殇,什么莫失莫忘。父皇,语重心长的说。  然后呢?我就为了他,跳了诛凤台?失了千年的修为?  我们带你回到了天上,你就日日郁郁不乐,好几次,为了那个凡人要下界。都被我们阻拦了,我怕你想不开,就给你结了门亲事,想让你早点开始另外一段爱情,也好网络那个凡人。可是,有一天,你趁守卫不注意,跳了诛凤台,我救你上来,渡你千年修为。你又睡了一千年,才醒过来。  是女儿不懂事,让父皇心了我心疼的看着父皇,内心翻江倒海,这样一段情,我又怎么说忘就忘!那,你和青凤太子的大婚父皇祈盼的说。您放心,一切照常进行,我不会连累整个家族。我平静的说。那父皇就放心了,你也休息吧,准备出嫁。父皇放心的说,眼角却带了丝担心。  (五)  三日后,大婚。宫内外张灯结彩,一片片瑞气,来回漂浮。拜过天地,敬过天君。我回到了洞房,找了个丫鬟替我,我则到了诛凤台。今日,一片欢天喜地,连诛凤台都没人看守。我想,今世我是报不了小风哥至死不相离的情了,若不成婚,父皇,母后也没办法向天君交代。我也,只好这样。我悔了自身三千年的修为,又一次纵身跳下诛凤台,这回,应该救不回来了。  再一次醒来时,我躺在了小风哥的臂弯。我怀疑一切是一场梦,漪凰,漪凰这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和蚀骨的痛让我清醒过来,这不是梦。  小风哥,莫失莫忘,我做到了,莫失莫忘我艰难的说着。漪凰,凤凰泣殇归去兮,莫失莫忘。漪凰,你做到了。小风哥,温柔说道。原来,原来,你当年说的是这七个字太子殿下,天君还在等着。随从道。我瞪大了眼,什么,太子殿下?那他,不是我的小风哥?他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漪凰,你再坚持一会。我就是你的小风哥,也是你今天要嫁的人。还真是造化弄人,小风哥,或许,我们今生注定无缘。小风哥,若有来世,我们都不早不晚,只停在那里等着对方好不好?我气若游丝。漪凰,你说什么呢,我只要今生。他慌了。小风哥,若我死了,不要悲伤。把我葬在清风崖吧,只要那,属于我们俩。漪凰凤萧然嘶声力竭的大吼  第二天,清风崖有了一座坟。第三天,清风崖添了座新坟。  (六)  我叫凤萧然,我是青凤族的太子。一千年前,我为了历练自己,向天君请命,请了一道去凡间经历六道轮回之苦的天劫。我在凡间的名字叫做秦小风。  20年后,我遇到了一个女子,叫白漪凰。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沦陷了。凡间的我,没有上世的记忆,并不知道一场天劫在等着我。就这样过了一年,我们幸福的生活在了清风崖,直到天雷的到来。我坠落悬崖的时候对她说:凤凰泣殇归去兮,莫失莫忘。  回到天庭,我才知道原来我天劫就是挨过那些天雷。现在,一切过去了,我劫数圆满,我可以回来位列上神了。我唯独不能忘了她,我找了她一千年。终于,知道她是白凤族的二公主,我就向天君请了旨。  我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了,成婚那天,我高兴的像个毛头小子,一点不像一个上神。直到把她救上诛凤台,我才知道,她就是我的全天下。她,这一千年也一直在爱着我。后来,她死了。我在诛凤台旁,坐了一夜也随她跳下了诛凤台。就这样,若能在清风崖厮守一生,也是好的。  凤凰泣殇归去兮,莫失莫忘  写在后面:其实,这不光光是一个爱情故事,这也是我的一个梦境。今天凌晨,我被这个梦惊醒,一句莫失莫忘,催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写我的梦。笔法,情节都太过稚嫩,希望大家的指教。这不仅是一个梦,一个故事,对我来说,还是一段真实,梦境里的真实。凤凰凤凰,啼血泣殇,归去来兮,莫失莫忘。我的红尘一梦         





 (散文编辑:江南风)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