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媒体:孩子发烧请假遭拒 其实是养娃成本的社会分担问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水产品专用运输车

      
      

      
      
      
      
      
      近日,一则哺乳期女性的“维权”信息在社交平台上引发热议。9个月大的孩子发烧42℃,年轻妈妈向单位请事假遭到主管拒绝,称要按旷工处理。对于此事,有的网友谴责公司不近人情,有人认为制度就是制度,不能道德绑架。除了互怼,更多的人感慨婚育女性面临着兼顾职场和家庭的无奈。
      
      养育儿女的天职在某些时候与工作的需要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是目前不少职场妈妈不得不面对的现状。笔者认为,上述个案不在于这位年轻的母亲和公司(单位)谁对谁错,养育孩子的成本负担并没有合理、公平和科学的制度设计和实施,才是本质上的问题。
      
      养育孩子的成本,包括时间、精力、人力和金钱等,基本上都由个人和家庭来承担,其中女性负担的人力、精力和时间成本最高,也就造成了职场和养育孩子不能兼顾,甚至产生巨大矛盾。9个月大孩子的妈妈既要哺育孩子,又要兼顾职业,养家糊口,这浓缩地反映了生儿育女时要面临的负担。
      
      在当前的中国社会,孩子由老人帮助抚育,恐怕是初为父母的职场夫妻最普遍的做法。虽然这种办法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情感上的考虑,而经济成本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也是绝大多数女性尚未结束哺乳期便重回工作岗位的重要原因。毕竟,即便是父母帮助养孩子不付“工钱”,但孩子的衣食住行和未来的教育所费不菲。
      
      养育孩子的成本不只事关人们是否愿意生育,也关系到是否能养育和培育出高质量的后代。笔者认为,既然养育孩子是在为一个社会、国家或共同体增添和补齐人力资源,因此,这个共同体就应当对养育后代提供帮助,而不能让个人和家庭承担全部养育成本。
      
      在笔者看来,解决的办法是,需要在全社会施行多元化的成本分担,不仅要有可落实的制度化的方案,还要形成思想上的共识。个人和家庭在其中负担大头自不待言,而社会也需要承担一定的份额,无论这个份额是以何种形式,不管是以职工的单位还是政府来负担。
      
      例如,德国的带薪产假是,父亲和母亲共同可以请14个月的带薪产假,一般生育孩子的家庭是母亲休1年假,父亲休2个月,就基本上能渡过了哺乳期。而且,如果因经济困难无法或难以请到保姆,父母也不能帮助,也可以再申请2年的停薪留职。这个时间段一过,孩子就可以上幼儿园了,母亲也可以去上班了。
      
      当然,国外的做法只是参考。但如果生育孩子后,父母任一方或双方加起来可以有3年的带薪养育期,抚养孩子与职场需要也许就不再是那么难以调和的矛盾,尤其对哺乳期的女性而言,而上述年轻母亲也更容易避免此类窘境。
      
      文丨张田勘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