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那位“感谢贫穷”的北大女孩,现在还好吗?她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西安阳光星辉商务KTV电话

      9月6日,超过3000名新生齐聚在燕园西南角的邱德拔体育馆,他们将在开学典礼后正式迎来大学生活。
      
      这个夏天因遭北京大学退档引发舆论热议的河南新生赵强也是其中之一,最终被补录的他在此前的朋友圈写下“现在,依然贫穷,而且艰难。”
      
      而一年前,另一个考入北大的寒门学子因一篇感谢贫穷引发关注,她就是河北女生王心仪,媒体纷至沓来。
      
      入学一年,曾引发争议的她现在过得怎么样,那段经历是否影响了她的大学生活?钱江晚报记者专程来到北京大学,在未名湖畔和她聊了聊。
      

      
      爱拍照爱溜达,乐观不改
      
      再见到王心仪,她看起来变化不大。
      
      “最大的变化就是胖了。”她没有顾忌地开着玩笑,身上依然是去年见面时的那套蓝白配色的系带连衣裙。进北大需要登记,说明来意,她熟稔地掏出校园卡,对门卫说了句:“这是我哥。”随后转身,给了我一个俏皮的眼神。我这才发现,一年前还稍显稚嫩的她,如今的眼神更成熟,也更自信。
      
      下午30多摄氏度的高温,我们两个在北大溜达,她的兴致倒是不减。燕南园里,她穿着一双厚底凉鞋在小道上来回穿梭。
      

      
      大学一年,尽管有了新的爱好,新的生活,王心仪爽朗率直的性格倒是依旧。今年,她成了“票圈达人”,时不时地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心情和照片,藉此还交到了不少朋友。她打开几个月前分享的一组照片,评论里有位女生为她的图片配上了诗。“是一个系的同学,可能也是性格相投吧,后来我们就经常这样‘图诗’往来。”
      
      2
      
      和大学生活的磨合
      
      从河北农村到北京,从军事化教育的高中到北京大学,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王心仪的磨合并非从开始就一帆风顺。
      
      “虽然同学和老师都很照顾我,但很多事还要自己来。”对高三后才有了手机的她而言,网上购物、办事、支付……信息化的一切都显得有些陌生,很多事都要开始学起。
      
      同样陌生的还有同学间的沟通方式。“大家平常的聊天内容和聊天方式,我经常不太理解。”刚入学时,王心仪就在新生群里闹过笑话。一位同学玩笑式的一句批评,她信以为真。“其实他就是玩了个梗,我以为人家真的生气了。”她自责了好一阵,还检讨了过去的说话方式,事后她打算找人家道歉时,才知道其实没什么。
      
      到处存在的陌生感,让她在刚进校的几个月里有些不自信。
      
      虽然还没开学,王心仪的时间表排得很满。新学期的选课马上就要开始,几篇实践感想还没有完成,读书计划也不都能放下,还有社团的活动要参加。她每天7点起床——比高中的时候晚点,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和教学楼里,直到晚上11点洗漱睡去。
      
      “和高中相比,时间好像更加不够用了,因为想做的事更多了。”如今的王心仪,似乎很好适应了大学生活。
      

      
      当年的“感谢贫穷”影响不大
      
      王心仪已经很少回想去年暑假的事了。
      
      一年前,她因为感谢贫穷走红网络。在网上,有声音赞扬她乐观,也有人说她卖惨,她被打上了“感谢贫穷女孩”的标签,供人评论和热议。“当时我还在省城兼职,一起的同事和我说,‘王心仪你上热搜了’。”还不知道什么是微的她,就这样火了。
      
      整整一个月里,不断有记者联系她采访,就连开学第一天,还有媒体一路跟拍她进了宿舍。“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当时也不太会拒绝人。”更令她不快的,还有网上的各种言论,“这些人明明离着很远,根本不了解真相,就用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你。”
      
      所幸同学们倒是很少提起这事,比起网上那个被贴满标签的形象,他们无疑更喜欢眼前这个外向的大姑娘。加上校方对她的保护,热度很快得到平息。“互联网热度一波接一波,现在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早就过气了。”她甚至自我调侃起来。
      
      直到现在,王心仪依然坚持当初“感谢贫穷”的说法,只是她不再主动和别人谈论这些。她说,这是在北大课堂上学到的知识——有时候观点不需要大声挂在嘴边。
      
      对她来说,当年那个占据新闻头条的自己,是过去的自己,而她眼前的世界,才刚刚展开。
      

      
      4
      
      还在坚持做课余的支教
      
      相较过去,王心仪更着眼当下。
      
      前几天,她还参加了大学生征兵的体检及综合素质测评。通过后,她可以保留学籍入伍,服役两年后再回来继续学业。“准备不充分,仰卧起坐没达标。”入学军训之后,王心仪对集体化的气氛一直念念不忘,这次被刷,她沮丧了好几天。
      
      她想好了,明年要抓紧锻炼,到时候再去试试。
      
      从高中起怀揣的支教梦她也一直在坚持。上半学期,她报名了系里的支教团,每三四周去给打工子弟小学的孩子们上次课,科目不定,内容也由老师决定。第一次她轮到故事课,“讲了个小鲤鱼和水污染的故事,”也许是过于老套,效果不算理想,说到这她有些不好意思。
      
      下一次上课,她改成讲脑筋急转弯,孩子们爱听许多。“其实脑筋急转弯能锻炼思维能力,跳脱原来的思考范式。”对于授课内容,她有着自己的考量。但几周一次的支教课影响能有多大,她自己也不大确定,只是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让孩子们有所收获吧,哪怕再微不足道,也是有益的。
      
      入学一年,王心仪认为最大的变化是自我的认知。比起高三时那种极端状态,现在她有更多的时间来看待、审视自己。
      
      不少人说,大学是人生的重要阶段,而她也已就此迈开了自己的步子。
      
      5
      
      记者手记
      
      陶喆有一首歌,唱的是一个小镇姑娘来到大城市后的故事。
      
      和每年迷失在大城市的不少小镇姑娘不同,在王心仪身上很少能看到自卑、迷茫的影子。她清楚北大这个平台的优势,也努力探索着自我的定位。我相信,通过个人努力,未来她的目标会更明确。
      
      今年9月,王心仪的弟弟——王宇同也考上了大学。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良乡校区,我见到了他。就像一年前的王心仪,他有梦想,也有困惑。在这个偏僻的、新建的校区里,他身边还没什么朋友,大学生活如何去过、如何融入群体等等问题,都需要他自己琢磨出答案。他能不能像他姐姐一样走出困惑,我不确定。但每年像王宇同这样的学生还有很多,怎么帮助他们度过因为环境变化产生的迷茫期,似乎也是我们需要思量的问题。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俞任飞 文/摄 发自北京
      
      来源:钱江晚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