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浙江“两山”转化观察:人与青山 两不相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樊鸣玉
 

辽宁中医药大学杏林学院


      
      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难点在“就是”二字。如何打通“两山”转化通道?记者在浙江采访看到,“有核无边”成为该省转化路上的显著特色。所谓“有核”即坚定绿色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高水平全面小康并行不悖的信念,“无边”则是各地各抒所长,借市场化思维、机制性探索、政策性机遇等,在“点绿成金”过程中实现殊途同归。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山区村落成为农家乐第一村,GEP(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让乡村山、田、林、水有了价格,村播学院助农民主播把山货卖出山沟……作为中国首个通过生态省验收的省份,十余年久久为功,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故事在浙江成为常态。而透过浙江这一窗口,亦能看到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空气常新的美丽中国。
      

      
      向市场要红利 小村落也有春天
      
      那张挂在墙上显眼处的照片的故事,磐安县尖山镇乌石村人张财瑶已记不清对人讲了多少遍。
      
      “当时开业后没有客人,是县领导自己掏钱请亲戚朋友来吃住,帮我们开了张,这就是第一桌客人的合影。”15年前,张财瑶在村里最先开起了农家乐,如今他的农家乐一年有三万余人次客流,营业收入超百万。
      
      乌石村有“金华农家乐第一村”美誉,依托周边山水优势及景点资源,现有173家农家乐,餐位8375个,2019年该村接待游客突破85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6亿元。
      
      望着往来游客,张财瑶常会想起十几年前村子不为人知的一面。“当时我们是贫困村,没有公路,大家生活非常艰难。现在村里的特色——乌石屋,是当时没钱盖砖房,就用黑色玄武岩替代而留下的。”
      
      贫困地如何变身乡村旅游高地?磐安县委常委、尖山镇党羊菊春介绍,“九山半水半分田”的磐安自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生态富县”战略,通过划定生态红线等让乡村有了资源环境优势。后来在乡村旅游的风口下,当地鼓励发展休闲旅游业,坚持市场为主导,党委政府在规划规范、政策扶持等方面发挥作用。乌石村等一些村庄开始探索农家乐的路子。
      
      她介绍的一些细节则能看出乌石村的决心:为开拓客源,村两委班子多次去上海跑市场,到旅行社敲门递名片;为保农家乐品质,村里开创“统一乌石品牌、统一宣传营销、统一服务标准、统一清洗配送”的管理模式,实现差异致胜;小有名气后,乌石村没有自满,面对村容村貌下降,其迅速启动整治提升,实现了“一年见成效”……
      
      每到假日,“长三角游客比村民多”成为村里的一道特殊风景。该村人均年收入从不足4000元发展到近7万元。
      
      借旅游业发展向市场要红利,在浙江,如此“逆袭”的村庄有很多。
      
      松阳县三都乡镇杨家堂村掩映于绿水青山中,依山而建的古民居阶梯式铺开,被许多人形象称作“江南布达拉宫”,即使工作日也吸引来许多游客打卡。近年在护绿基础上,该村从保护古村落入手,用村貌的返璞归真换来了人气的乘数效应。
      
      三都乡党委张旭军说,村子从2014年起实施古村落保护利用,通过落实浙江省级美丽宜居项目、国家级传统村落保护等项目,村落整体风貌修复得以全面推进,乡愁与绿水青山相得益彰。“原本的空心村,现在有了农家乐、民宿,还有艺术家工作室,搞活了村民收入和村集体经济收入。”
      

      
      大智治制 绿水青山显“身价”
      
      小智治事,大智治制。将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浙江在制度层面已有诸多探索。
      
      在丽水市遂昌县大田村所依山脚,一块石碑上刻着该村的护林公约禁令,“凡在禁山区域内一律禁止任何人砍伐树木、取土,违者必受分串处罚,全村每人分一斤肉、演戏三夜”等内容数十年如一日执行着。
      
      “村规民约”体现着村庄保护绿水青山的态度,而如今,以GEP核算为代表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施行,让大田村尝到了“金山银山”的甜头。
      
      在丽水成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背景下,去年5月,由浙江大学、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国(丽水)“两山”学院共同完成的遂昌县大田村GEP核算报告通过专家评审。根据报告,该村生态系统生产总值共1.6亿元。大田村也成为全国首个进行GEP核算的行政村。
      
      1.6亿元如何得出?大田村党总支书记高桂松介绍,此前专家们通过确定地域范围,编制生态产品核算清单,最后核算出大田村所有生态产品的功能量,并运用经济评估的方法将功能量转化为价值量。
      
      “以前大田人都知道生态资源宝贵,但它究竟有多少价值,心里没数。”高桂松说,GEP核算后村民对环境保护的责任心变得更强,生态价值带动生态品牌也让这里的旅游业发展起来。
      
      在村里落地的云梦年华康养中心如今正试营业,负责人包李鹏说,“这里生态好,又有GEP核算的数据支撑,对游客吸引力很大,很多人一住就是半个月,现在是基本满房状态。”
      
      大田村人朱丽玲刚来到康养中心工作。“原来我在家带孩子,现在在家门口就能上班,这是以前想不到的。”
      
      因为GEP,大田村民还能获得上的便利。一些银行已经把GEP纳入授信的参考指标,推出更优质的信贷服务。高桂松说,“我们村每年需求近4000万元,有了GEP授信的,村民每年可少支出110万左右的利息。”
      
      丽水在建立科学生态制度上已探索多年,首创性推进了生态信用体系建设、基本建成价值核算评估体系。以后者为例,其出台了全国首个山区市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技术办法,发布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指南地方标准,建立市、县、乡镇、村四级GEP核算体系,分别发布了丽水市、9个县(市、区)、18个试点乡镇和两个村的GEP核算结果。
      

      
      “无中生有” 山沟里面有“潮农”
      
      转化通道打通的过程中,浙江不少地方尤其是农村地区也因抓住政策性机遇而“无中生有”,展现出新的生机活力。
      
      衢州汪村村民叶丽峰没有想到,她会在46岁时改变自己的职业。
      
      在当地万田乡的乡村振兴综合体的直播间里,叶丽峰作为主播刚刚完成团队的又一场淘宝直播。“现在一场可以卖掉几千元的农产品,我们对现在的成绩还是比较满意的。”
      
      “原来我在杭州做服装批发,看到过直播,想去尝试但是不懂。现在市里在培育村播,我觉得是好机会。我们通过村播学院培训获得了专业知识,我们4个学员也组成了一个团队,想一起把村里好的农产品卖出去。”叶丽峰说。
      
      去年夏天,衢州柯城区与阿里巴巴“村播计划”合作,试点创建全国首个“阿里巴巴村播基地”。今年5月,“村播学院”在这里开课,为农民提供培训课程,进行实战演练,并提供直播所需的设备等,实现了让农民“零门槛、零学费,拎包入播”。
      
      作为浙江重要的生态屏障、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当下衢州的好山好水正换来好产品的“走俏”。因为官方的扶持引导,“农民当主播,手机变农具,直播成农活,数据变农资”在当地正成为独特风景。十几分钟卖光一拖拉机面条、直播首月销多肉植物20余万元的平民故事越来越多。衢州市徐文光此前接受中新网采访时介绍,当地每年将培养10000名的村播人才。
      
      不仅是直播电商,在该市龙游县溪口镇,一座乡村版未来社区也让农民的生产生活变得“潮”起来。
      
      在浙江重点推进未来社区建设的背景下,衢州提出打造乡村版未来社区。溪口乡村版未来社区正式该市试点。
      
      在产业上,依山傍水的溪口老街是该社区集文化传承、农民创业功能于一体的特色街区。街区以“乡亲乡贤+旅客创客”为主体人群,以竹产品和传统美食为重点,打造出了“文创+农创+乡创+旅创”的特色。
      
      大学毕业生高雅婷回乡后在老街开了一家商铺,卖自产的葱花馒头、麻糍等地方美食。“现在有了这个实体街区,镇上还打造了‘一盒故乡’电商平台帮助我们销,并进行培训,店铺一年销额20多万,我现在又新租了两间店铺。”
      
      为让创客、农民更安心创业、生活,溪口镇的乡村版未来社区在“社区”二字上下足功夫。黄泥山小区是几十年前建起的企业生活区,根据旧房子的风格,现在这里被改造成出餐厅、剧院、创客中心等空间,还有现代化的共享图书室、智能篮球场。连路边的路灯都植入了PM2.5检测、智能充电桩等功能。
      
      在溪口镇党刘洪刚看来,乡村版未来社区体现了生态和谐、生活富裕的乡村发展,满足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也是“两山”转化的题中之义。
      
      故事还有很多,故事仍在继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发展的根本遵循,又是一道没有固定答案的开放命题。解题过程中,如何调动和激发起千百万人的积极性、创造力,从阶段性成果来看,浙江的十五年探索无疑是重要启示。(完)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